權現在正坐在前往新竹的客運上

剛剛上車前才跟我通過電話,現在的我卻開始想他了
等我寫完,他應該也到家了吧!
幸好,今天的天氣算好,不像前幾天總是陰沉
不然,新竹的風,一定很強...


我和權幾乎是有幾條固定線在行走的

最常行走路線是走大直區繞到復興北路附近找他爸爸,
然後再順勢去誠品敦南‧亞典‧國父紀念館‧中正紀
念堂或是繞到永和的美術社街或是美麗華戲院。
最近比較不同的新路線是到西門町的國賓看電影
或逛逛街.
去年的我們看了不少片,至少比起前年是這樣的,
星期一,我們也約好了要去看英雄!
最後,行走累的我們總是會回到他家去歇歇腳.....


比較起來其他對的情侶,我們是屬於靜態動物
沒有車,出遠門就得依賴大眾交通工具,
但我嫌麻煩,他嫌懶
於是,我們總是窩在家中看電視。
到現在,
我們沒有在北海岸兩人單獨合影的照片,
通常情侶會有的不是嗎? 但我沒有....
有時看到影片介紹美景時會有點嚮往
看到別對情侶出去旅遊的照片也覺得羨慕
有時想要吹著海風感覺有一個人陪在自己的身邊
或是在海邊互相玩著泥沙的氣氛(瓊瑤式幻想)

就是想想而已,
還是被個懶字所征服!

所以我們所有的照片幾乎是來自餐廳或是咖啡店
同樣的場景這樣照下來,
有時候,的確讓我有些反感
但我還是喜歡那樣的氣氛


剛開始談戀愛的我總是煩惱
有了愛人之後一天到底要通幾次電話?
當妳不愛他時,他很愛打,一天3.4通不嫌煩
當妳要愛他時,他不愛打,一天盯著電話也響不到半聲
男人與女人的歧異點往往是從電話中開始
而我,究竟該不該拿起話筒呢?
電話,應該也是戀愛中的一種手段吧
但我和權不曾有過電話失落的困擾
因為我們是從零開始慢慢加分的

權一開始不愛講電話,應該說是不愛說話
當我拿起電話筒,講了99句話他只回答
[ 歐....]
[ 恩....]
[ 好....]
或是乾脆
[..............................] 一片沉默

這是什麼樣的男人?????
頭半年我每天都想摔電話,或是想要翻翻笑話全集
看看能不能讓我們的對話有一些的高低起伏,
面對他,我所有的口才及說服能力都消失殆盡,
我曾懷疑,這個人,真的喜歡我嗎?

我相信一輩子的耐心就放在我的這份愛情了
原來急躁如我也有高等的耐心
我開始相信神賦予我的潛能
我開始漸漸了這個人
以及他從前讓自己習慣孤獨的心

我跟他是屬於同類的人
一樣好強、一樣不服輸、一樣缺乏一點自信、
一樣喜歡用話語來掩飾自己
但我們所用的方式不同
他的方式往內,而我的方式向外
剛開始,我們彼此刺傷對方
但最後,我開始明瞭這個人的沉默是來自何處
而他,也漸漸地了解我的怪個性

寫到這裡,我愛的這個男人打電話來告訴我他到了新竹
電話那頭的聲音令我感覺很甜
像蜜糖一樣的滋味................

[趁我不在台北看不到時居然寫了這些.......]
我知道他回來看到時一定會這麼說,所以就先告訴他了
而他的反應也是如我預期
害我的笑容變得更甜了(是齜牙裂嘴的笑...)

所以期待後續吧~~~
我想趁我的記憶還在時多寫一點........
也只有他不在台北時我才有特別的心情想寫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9年的初春1月,我還蹲在補習班裡
不到一公尺見方的空間
是屬於自我的城池

每天唯一真正屬於我腦袋的時間
就存在那記事本的每一個小小的2cm方框裡

用著0.3公分的小字
記下在畫室與朋友們的愉快談話
或是在補習班裡所得到的充實知識
遇見春卉還有好多人
許多人都曾在全美盃中不經意的遇見
很多不同的心情
滿滿快溢出方框了
於是
痛苦不曾在我的心靈裡發生

這段疑似坐監的枯燥卻又充實的興奮在1999的4月
即宣告終止
5月的我投入工商業賺錢的懷抱
學習當個社會新鮮人及裝作小大人
心靈空虛卻荷包滿滿
是寫實的徵兆

6.7月的我投入泰國與英國的懷抱
在美景下徜徉的人生是多麼的美麗
多認識的許多人
成了我改變思考的轉淚點
我開始發現什麼叫做現實的美
什麼又叫做夢想的醜
不一定哪一樣才是美麗

之後的下半年
我進入人生的輝煌四年揮霍期
遇到了權
擺脫了幾個人
也遇到了幾個人
朋友消失的出現
出現的消失
不斷輪迴

那段日子
記事本上記載的不只是天氣而已
還有很多的眼淚

年尾還是嫈和倩雯解救我
拉我一同去吃同樣是他們回憶的火鍋
照慣例
又增加了一些故事和回憶

記事本還是該這樣留下來
自己曾經擁有的每一天都在上面
腦袋是比手寫的字還要健忘的阿

今年.是2003年......
天氣有點冷.但...算好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某年夏天
我曾遇見一個女人
一身修長,襯著一張白淨的臉
一頭長髮總是不修飾的微帶點凌亂
長長的睫毛加上有點微嗲的聲音
她喜歡撥弄著頭髮
有一點的慵懶
不是頂美的類型
卻有一鼓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也許特別是針對男人
這是我第一眼見到她的預感

她是不受女人歡迎的
而這種原因通常是因為她太過受男人歡迎
在天性之下,她是懂男人的
但在理智上,卻總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冬天,她曾經去過一群男生的宿舍吃火鍋
扮演著自己都不懂得表情
她在之後告訴我
哪一個男人多麼的令她噁心
或是告訴我一些嘲弄的話語
第二天卻看見她坐在那位男人的車上奔馳而去

她喜歡在寒冷的夜裡泡壺茶
聽著自己從家裡帶的隨身聽接到喇叭所放出的音樂
小小的房間僅留一盞檯燈
在暈黃的燈光下
看的見天花板上微泛的星光
那是她自己剪紙上去的
床旁邊還有一張大大竹野內豐的掛報
乍看之下我很吃驚
因為我曾經以為她是喜歡熊那個類型的男人

但最後在我還不清楚她和熊的近況下
她和熊之間就結束了
她曾心灰意冷
和一個未曾謀面的男性網友互通mail
但結果依然在熊某一天打來的電話中結束

她是愛著熊的
只是愛上了他卻只能讓自己的心哭泣
就如同她讓別的男人心碎一樣

這個她是充滿謎題的
在她拿著一個男人小瓶子充滿著白沙灣的沙時
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的男人
有很多這樣痴傻的男人
在瓶子裡放下他的心
而她卻是轉頭看著另一個男人寫給她的話語
充滿白沙的謎樣
純潔卻充滿煙塵

這樣的她
不懂任何一個人的心
也許也不懂自己的心
當她走在路上自言自語的數著天上星星的美麗時
我只能冷眼旁觀
看著她依舊沉溺在自我的世界

於是
在繼著不知幾個人後
我也退出她的生命

退出一個迷惘混亂的...世界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心中都要有一個夢想,
不然日子很難過得下去...

Everybody must have a dream, a dream to keep you carry on...

(以上文字摘錄自電影:想飛 )


望著窗外
我是多麼的想飛
但總是跳不出去
翅膀
還不夠硬吧~~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寫些什麼卻完全無法寫出來
我想畫些什麼圖卻完全無法畫出來
我想表達什麼卻也無法表達出來
我的想法包含在腦袋瓜或是心裡面
卻完全無法釋放出來

每天的空閒時刻逐漸增多
卻不代表我是沒事的
沒事人,沒事的在街道上走
並不代表,他現在是沒事的

我阿,腦袋放了空城
或是一條蟲把我的心吃掉了
幻想越來越多
也許某一天或住在自己建構的城

坐在咖啡店的時候
我心想
來是不能隨意的把自己的人生弄僵的

就像餐廳的侍者一樣
對自己多一點的尊重吧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裡一座廢墟之城
當空曠.雜亂.不明所以時
內心的廢墟變成了一道道的城牆
擋著
幽黯且深

突然的某一天早晨
經過一個街口
瞇起眼睛看著灰色地板上一個個的柏油突起
儘管太陽閃的耀眼
還是進光不了眼睛

在秋天涼涼的風裡
他突如其來的出現
等到意識到存在的他
又怎麼來的及

速度
是遠比想像中的要快多了

不必用力打開地圖探望你的城
就算放著放大鏡也很難找到.......

心裡的廢墟是躲的很聰明的
我,又怎麼比的過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瞥見電視的旅遊節目
我都能聞到海洋或青草的氣息

看著那個不屬於我的深藍色
或是一片山頭的景色
還是不熟悉的房子排列方式
都有一種想坐擁那片天空的感覺

孫老師說
地球的天看似同一片
其實根本不一樣阿
抬頭看的星星
在北極看的到,在南極就看不到了
怎麼會一樣?

流浪的感覺必是寂寞的
我很喜歡巴黎
但到過卻不想久留
就算總是有很多怨言
我還是喜歡這塊綠綠的長形小島

在義大利的街頭
我拼命想記住腳地下的磚塊
怎麼想,都覺得也許是唯一的一次與它碰面了
不屬於我的鵝黃太陽
也在不屬於我所熟知的時刻下山
在快到深夜卻明亮的夜晚

美的是,那份不熟悉不屬於自己的美感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7 Thu 2002 14:20
  • 無言

很久不曾寫寫東西了
也很久都不曾翻開僅有文字的書本
現在充滿在我身邊的
都是圖的書
偶爾還是會加上一點字
但都是外文
殊不知,我是不會去翻譯它的了

人啊~我感嘆著
我常會為了幾段文字憂傷
但我表現出來的卻是樂天
反常、矛盾
就跟我的心情一樣

那天阿蜜和幾個學妹們聊到心寧的事
正好被我插上了嘴
之後好勳問我
以前曾和心寧那麼好,怎麼現在居然視而不見呢?

也許以前我對待朋友的做法就是這麼幼稚吧
不過卻也是很天真的坦白
以為只要不講話就會解決自己心中的痛苦了
遇到不能解決的問題
朋友間也像情人間一樣
我的解決方式就是老死不相往來
已經產生裂痕又怎能假裝不知呢
無法相處又不能挽回的狀況
就是隨著它去吧
但實際的狀況是
從不曾了解,也無從了解
因為沒有給過機會,在我們之間
是兩個平行線的人
並不只是單純的阿

恨或喜愛都還是存在的情感
並沒有因為時間的褪去而消失
只是,很淡了
從每天的回憶變成偶爾的回憶
等我記性差點,就忘了

看到了人
是想到人依舊存在
對到眼時,就只是冷冷的
真是可悲

又如何
多了情感並不會讓我好過些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兩天,看到權神秘又喜孜孜的從畫夾裡拿起一本厚厚的記事簿,封面及封底都是用線繞成的黑灰色格子狀,粗粗的摸起來有凹禿不平的立體感,翻頁的部分用一條彈性的線捆著,讓書頁不至於脫落,翻開白淨的內頁,裡面有幾頁已經寫了字,雖然如此,看起來還是像新的一樣完整,絲毫沒有變舊的傾向,看到這本本子,我突然有點驚奇,也有點感動,這是我去年送給權的第一個禮物。

去年的某天獨自一人推開誠品的門,無意識的走著.看著,突然就看到這本本子,內頁沒有格子很適合畫圖,裝訂方式又是活動的圓夾,可以方便更頁,覺得,太適合權了,他一直喜歡隨手畫畫。

在那之後,我和權很喜歡一同去逛誠品,倒不是說喜歡買書(在誠品買書太貴了),而是喜歡那種看書的氣氛,誠品的音樂是特別的,也許是這種環境的影響,也讓我覺得誠品所賣的東西都是特別,這只是一種感覺。

我一直有買記事本寫東西的習慣,權則是特別愛有質感的東西,每次看到了有質感的本子,總想買一本供在家,我總是抱怨權都不寫我那本本子,總是說,本子不寫會壞掉的......

權總是聽著我的抱怨,然後說 : 有啦~ 我都有寫啦~
不過,我總是不相信他所說的,自顧自的突然哀怨起來,自以為我的本子不受寵,所以,當他拿出那本本子時,我才會如此驚奇,也是如此感動。

打開本子,第一行工工整整的寫了日期,接著也寫了幾行字,是某日的記事,感覺,是一筆一畫寫的,一點不草率,很珍惜的,慢慢地寫。

該怎麼形容這種感覺,突然之間發現到,就像這本本子一樣,我是被珍惜的,是被呵護的,也是被重視的。
也許接下來這本本子的頁數就一直停留在那一頁,但卻覺得,其實那空白的頁數已經寫了滿滿濃濃的話語了吧........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1 Tue 2002 14:19
  • 疏離

一個曾是你感到最親近的人
某一天突然對你冷漠了
不知原因的
看著他的臉,就像看著沉默的鏡子一般的茫然
對方的眼神是深思的
你卻只能臆測
但臆測卻沒有結果
他的臉,逐漸變的陌生
眼前的,也許是另外一個人吧

那個人不願讓你知道他的想法
也不想改善關係
所以選擇不說話的疏離

直到你忍不住了
問他
對方只是逃避
或是別過頭的選擇沉默
那代表對方已經不重視你了
或是想選擇不重視
也許是他失望
也許是他難過
也許是他不想談
這無疑地
是用殘忍的方式給的沉痛打擊

你也是惱怒的
你也是不甘心的
你也是想挽回的
但是卻也感到無奈
最後
你的失望也駕凌了一切
漸漸地也不想談
於是成了兩到平行線
再也衝盪不起火花或是交集

等到某一天
再遇到對方的時候
也許會發現,自己又多了一個陌生人的朋友
一切都是一種模糊的回憶了

有時候覺得疏離感是所有情感表現最令我害怕的一種
感到疏離,代表曾經有過親暱已經消失無影

就像硬要割捨某一段感情的令人痛苦
卻不知道原因

我寧願是恨著對方也不要充滿疑惑
也許恨意有時讓自己比較告訴自己的理由
告訴自己為什麼要如此的傷心難過
告訴自己,因為你恨,所以還在意

如果暗示.提示.告知.怒罵都能讓人改進缺點那就天下太平了
但,這一切就是個難字

疏離,令人害怕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