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A 說過她可以沒有男人但是不可以沒有紅色高跟鞋。

我看過那雙比男人還要重要的紅色高跟鞋,鞋跟高又細長,上面有著紅色絲帶讓女人A綁在她纖細又白皙的腳踝,紅色的耀眼幾乎要讓人瞇起眼睛穿上去的感覺像是舞者,伴隨著腳步的節奏,隨時都可以翩翩起舞。
如果穿出去,會多麼的的令人驚艷?

這雙鞋,一直靜靜的躺在女人A的鞋櫃第一層,不曾有被女人A穿過的痕跡。但其實有的,只有唯一的一次我 看過她將那雙紅色穿在腳上,沒有走出門的在她略帶陰暗的房間中行走,只有短短幾分鐘,過一會兒就脫下了,繼續擺回她的咖啡色鞋櫃,儘管只有這麼幾分鐘,這紅色的影子卻一直在我的腦海中晃個不停!

在某一個午後的暈黃中,我和女人A在濃濃的咖啡香裡相約。女人A說,她在一個男人離去後為自己買了這雙鞋,那並不是為了穿而買的一雙鞋。我明白那雙鞋對女人A的意義,就像某一年的夏天我為自己買的一隻戒指一樣。

也許某種意義的存在,是必要的。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