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夏天
我曾遇見一個女人
一身修長,襯著一張白淨的臉
一頭長髮總是不修飾的微帶點凌亂
長長的睫毛加上有點微嗲的聲音
她喜歡撥弄著頭髮
有一點的慵懶
不是頂美的類型
卻有一鼓令人難以抗拒的魅力
也許特別是針對男人
這是我第一眼見到她的預感

她是不受女人歡迎的
而這種原因通常是因為她太過受男人歡迎
在天性之下,她是懂男人的
但在理智上,卻總不是這麼一回事

在冬天,她曾經去過一群男生的宿舍吃火鍋
扮演著自己都不懂得表情
她在之後告訴我
哪一個男人多麼的令她噁心
或是告訴我一些嘲弄的話語
第二天卻看見她坐在那位男人的車上奔馳而去

她喜歡在寒冷的夜裡泡壺茶
聽著自己從家裡帶的隨身聽接到喇叭所放出的音樂
小小的房間僅留一盞檯燈
在暈黃的燈光下
看的見天花板上微泛的星光
那是她自己剪紙上去的
床旁邊還有一張大大竹野內豐的掛報
乍看之下我很吃驚
因為我曾經以為她是喜歡熊那個類型的男人

但最後在我還不清楚她和熊的近況下
她和熊之間就結束了
她曾心灰意冷
和一個未曾謀面的男性網友互通mail
但結果依然在熊某一天打來的電話中結束

她是愛著熊的
只是愛上了他卻只能讓自己的心哭泣
就如同她讓別的男人心碎一樣

這個她是充滿謎題的
在她拿著一個男人小瓶子充滿著白沙灣的沙時
不是朋友也不是情人的男人
有很多這樣痴傻的男人
在瓶子裡放下他的心
而她卻是轉頭看著另一個男人寫給她的話語
充滿白沙的謎樣
純潔卻充滿煙塵

這樣的她
不懂任何一個人的心
也許也不懂自己的心
當她走在路上自言自語的數著天上星星的美麗時
我只能冷眼旁觀
看著她依舊沉溺在自我的世界

於是
在繼著不知幾個人後
我也退出她的生命

退出一個迷惘混亂的...世界

OLING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